嶄新的每一分鐘


~~治療失智症眼睛發炎的過程


 


從事治療失智症的白醫師曾經說,對失智症者來說,每一天都是嶄新的每一天,因為她們對前一天所發生的事情都記不得。最近我幫媽媽治療她長久以來的老毛病----眼睛發炎,在治療的過程中,我發現對失智症者來說不但是每一天都是嶄新的一天,還甚至是每一分鐘都是嶄新的一分鐘。


媽媽失智以後,生活自理能力也跟著失能,無法自行到浴室進行盥洗,媽媽的眼屎常常都黏在眼眶裡,我用毛巾或衛生紙要幫她擦掉,但是媽媽緊閉著眼睛閃開,根本不肯讓我碰,用手揮開我的手,還說我要害她。我很無奈,但是我還是帶她去看眼科醫生,看看醫生怎麼說。


此時媽媽已經不知道眼科診所的意義,可能是對未知環境不安全感的恐懼,她死也不肯下車,我費了好大的勁才把媽媽弄下車,下了車,她也不肯進入診所,我幾乎是又推又拉地把媽媽弄進診所,進入診療室,請媽媽坐在檢查眼睛的椅子上,也要與醫生護士半壓半推才搞定。


拿了眼科所給的藥水與藥膏,第一天要幫她擦藥,媽媽怎麼樣都不肯我碰她的眼睛,我請碩碩幫我壓住媽媽的手,費了好大的勁才弄好。媽媽白天到失智者中心上課,為了延續治療的效果,我請中心的人也要定時幫媽媽擦藥。不過傍晚我接媽媽回來卻發現媽媽的手腕與手背上都有瘀青,經詢問是中心的人幫媽媽擦眼藥水時遭到媽媽抗拒,為了完成點藥水的任務,只有一人壓住媽媽,一人協助點眼藥水,媽媽還是死命抵抗,所以造成手臂與手腕的黑青,看了雖然心疼,但也不好責備人家。


幫失智症的媽媽治療眼睛過程中,發現媽媽的每一分鐘都是嶄新的,明明下午媽媽還特別跟我說點眼藥水要輕一點,讓我順利點好,到了晚上再點時,又拼命抵抗,完全不記得之前點眼藥水的經驗。好像每一次點眼藥水對媽媽來說都是新的經驗。


經過三個星期的療程,媽媽終於知道我手上的東西是「眼藥水」,每一次我要幫她點眼藥水,她已經漸漸意識到抵抗也沒有用,開始會跟我協商,媽媽會說:「那是什麼?」我說:「眼藥水。我幫你點眼藥水,這樣你的眼睛才不會一直痛下去」媽就說:「等一下!我看一下是不是眼藥水。」我拿到她眼前,媽媽就說:「那你要輕一點,不要戳到我的眼睛。」我說:「好。」


再帶媽媽回診,醫生說媽媽發炎的狀況好多了,但是還沒有完全好,醫生開了一個月份量的藥水,叫我還要持續幫媽媽點,屆時點完,還要回診。


現在每天早上扶媽媽起床到浴室,可能眼睛發炎的情況經過治療已經沒有那麼痛,媽媽終於肯讓我洗她的臉和眼睛,有時她不肯我碰她的臉,我就把毛巾給她叫她自己洗,媽媽也會自己洗臉,媽有時忘了洗眼睛,我再幫她洗。


原本媽媽在洗臉的過程都不看鏡子,這幾天我發現媽媽竟然開始對著鏡子洗臉,我心裡想,媽媽還記得自己的樣子嗎?也許哪一天她會對著鏡子說:「我是涼月。」真的會有這麼一天嗎?我真心期待這麼一天來臨。



 

 


 

創作者介紹

涼月橘莊

tracylee3000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涼月の女
  • <p>你說得對!專業看護應該很快就會來跟我配合。</p>
    <p>謝謝關心。</p>
  • 阿芳
  • <p><strong>太辛苦了!您一個人承擔如此重擔,何不三姊妹商量、合計,</strong></p>
    <p><strong>請專業看護來照料?畢竟您還要上班。</strong><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