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麗嬌豔的水丁香重回寶山涼月橘莊




儘管橘樹被天牛蛀食,橘樹仍盡本分地結實纍纍


舉目望去,這附近的景色大多是橘園,別人家的橘子樹是挺直蒼綠,橘子每一個身大色美,我家的橘子樹則有些歪倒、枯死、葉黃,樹幹更是被天牛蛀得千瘡百孔,唯有橘子還是很認份與美麗地結實纍纍在樹上,只是不知道哪一天天牛把樹幹蛀中空,一大片的橘子支撐不住,只能悲愴地應聲倒地,因此每個人看到就說:「可惜!可惜!再不噴藥,熬不過三年的。」目前我們的橘子樹已經部分熬到第二年,當然也有不少已經陣亡。


陳大嫂曾跟我說以前這一片山與附近在沒有種橘子前,沒有大量使用農藥前,到處都是魚腥草,仙草也很容易種活,螢火蟲一到夜晚就到處飛舞,現在因為大家都種橘子,橘子容易有病蟲害,大量使用農藥後,再也見不到魚腥草,仙草也一直種不活,更看不到螢火蟲,二、三十年來都是如此。


自我們接手橘園,我們的目的不在橘子的產能,而是在提供涼月媽媽療癒之所,當然不可能使用農藥,但眼見著橘子樹一棵一棵倒,也覺得不忍與心疼,求助農會,還是得到一句:「橘子不噴農藥是沒有辦法的。」我們只有努力施肥與砍草,橘子樹倒了,就鋸掉燒掉。就在昨日我們將倒樹的枯枝落葉蒐集起來像營火般燃燒時,遠遠飛來一個亮點,然後停留在草叢中的一株草上,那身上發出的一閃閃亮光像是對我說:「螢火蟲姑娘我回來了!」已經是十月了,螢火蟲竟然在逵別二、三十年後回到寶山這一片淨土上,我趕緊叫AlexItard來看,Itard在印尼沒有見過螢火蟲,興奮得嘖嘖稱奇。做完工作,趁著夜色下山,到了山下,我很興奮的跟陳大嫂說:「螢火蟲回來了。」陳大嫂笑笑說:「哦!沒有灑農藥螢火蟲就會回來。」


第二天天亮上山工作,在橘莊路旁,見到一株開著黃色四瓣小花,結著假香蕉的「水丁香」燦爛地盛開著,這種當年只長在田邊的植物,今日竟然在強勢的咸豐草與芒草縫隙下強冒出頭,只因為這是沒有農藥感染的地方。


螢火蟲姑娘與水丁香小姐,歡迎你們回到寶山,也歡迎你們加入涼月橘莊的行列。

創作者介紹

涼月橘莊

tracylee3000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