◎大禹三過家門而不入,原因是要治水,沒有時間回家,這便傳為美談。站在大眾的立場也許很感激大禹治水的以公忘私的心情,但是站在他家人的立場,如果他的母親知道大禹明明經過家門,卻不進來,她會是多麼難過,大禹治水共花了十三年,十三年都看不到自己的兒子,那個年代沒有網路和電話,連問候都沒有機會,萬一他的母親在這段時間過世,大禹可能再也沒有機會看到自己的母親,即使成就了偉大的治水工作,但是失去了母親,這是多麼遺憾難過的事情阿!


◎我沒有像大禹那麼偉大,我每一次南下出差,在回新竹的過程中,會經過頭份,都會有一股衝動把車頭轉往珊珠湖方向開回去看媽媽,有時候媽媽看我穿的正式,她就會知道我剛剛還在上班,有時候會說我的衣服漂亮,媽媽的審美標準很高,真的能被她誇獎,應該是真的不錯看的衣服。媽媽看到我,會問我,你怎麼有時間來,我回答:「我出差,順路回來。」有時候時間比較多,就帶媽媽出來走走,吃一下東西,有時太晚了,就跟媽媽聊聊天,然後離開。


◎後來媽媽的身體狀況愈來愈差,我很擔心,回去看媽媽的次數也增加,為了避開紅綠燈,我常開車經由山路回家,尤其每次回去,媽媽在我要離開時常問我:「你什麼時候再回來?」我更不忍媽媽殷殷期待子女回家的心情落空,所以我常常披星戴月開車奔馳在新竹往頭份的山路上,只因為媽媽在頭份,因此回家的路就變成「順路」。


◎去年開始,媽媽因為失智,為了治療失智症,搬來跟我住,有好幾次,我到南部開會或出公差,回來時,經過頭份,習慣上經過頭份就下高速公路去看媽媽,那時才突然驚覺媽媽已經不再住在那裡,我就又再上高速公路往新竹開去,我突然發現這裡是我從小成長的家鄉,如今媽媽不住在此處,家鄉已經愈來愈遙遠了,好像變得不怎麼順路,只因為母親不再住在哪裡。


◎媽媽上個月走了,一想到我再也沒有機會過一個紅色康乃馨的母親節,心裡就覺得非常失落與難過。但是習慣上我每回經過頭份還是有一股衝動把車頭轉往媽媽的老家,然後才又發現現在已經不需要了!如今當我奔馳在山路上回去看媽媽,卻是為了幫媽媽上香,再也看不到活生生的媽媽對我說:「你什麼時候再回來看我?」「你明天會回來嗎?」之前這條路,因為有媽媽而順路,如今沒有了媽媽,再也不順路了。


◎我突然發現原來「順路」是因為有一個心愛的人在哪兒,心愛的人住哪裡,哪裡就順路,這位心愛的人可能是你愛的父母或子女,也可能是情人或一個你很在乎的人。當這位心愛的人不在哪裡的時候,即使是順路也會變成不順路,你很可能就會變成大禹一樣,過其門而不入了。

創作者介紹

涼月橘莊

tracylee30000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旅人,夢心ˇ
  • 老師,我看完了都想哭了(抱)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